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读睡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回复: 0

《读睡诗选》第561期精选诗歌

[复制链接]

425

主题

425

帖子

193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930
发表于 2018-1-12 20: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归来》
文/晴维

当太阳跟着我
或者我跟着太阳
此刻一起奔跑着和傍晚谋面
再去和黑夜交出心事
看,高速路上略微迟疑的脚步
纷纷碾为雪的踪迹
道旁倾诉的灰烬互留尘烟
余辉正燃烧炽热的光环

太阳就在前方
向最深沉的天空跳跃
烈焰布起光明的阵
这和平的一月,偶尔也响起
青春铿锵的鼓声

在荒废的土地暂停
按下播种的键
迅疾地招手收割的队伍
从夜黑起返回清晨
传递出发的号角

山谷里的静默呼声
一遍遍从落日的眸子飞出
砸在寒冷的树上
风在江南的公路穿梭
我担当一份沉甸的任务
在白昼刷新前提升一天的能量
脚踏着合欢的韵律
与太阳在同一个时刻归家
她温暖地归属暗黑的地平线
我温暖地归属爱的腹地



《有一天,我会想起遥远的春天》
文/樛木

有一天
我会变成窗外的邮箱
伫立在柳树抽芽的春天
和信纸一起吐出浪漫的语言

有一天
我会变成沉默的石块
消磨着海水般宁静的夜晚
慢慢咽下那远渡而来的思念

有一天
我会变成孤独的弓箭
在浓雾弥漫的林中捕猎
从干涸的泉眼飞向清澈的流年

有一天
我会失去所有的时间
欢送了清冷如雨的告别
只留下一串遥远的脚印和春天



《深夜无眠》
文/石到中年

深夜无眠
用古老的方式数羊
竟然将你
数成了牧羊姑娘
鞭梢醮盐
一下一下抽在
结痂的伤口
流出的思念
比夜浓稠
下山的那条小路
埋藏了太多的秘密
无数只羊啼踏过
像敲击大地的鼓
敲疼了紧闭的心门
你走了就不会回来
留下满地的青草已枯
掉落一地的种子
没有风愿意收留
牧笛暗哑
再也吹不出悠扬婉转
也不够作一支拐杖
撑起余下的孤独华年

深夜无眠
我用古老的方式数羊
你却一只一只
又将它们数了回去



《夜半》
文/风鱼不雅

我目送滨海的日落
静等星光夜辉
鱼从涯底出走
却游不出回想

抱紧一个醉生梦死的枕头
亲近寥语
瓶子数落在地
眼睛伫立于口
流出黎明斑驳

符号勾兑视线尽头的纹样
声音不楚不清
琅风泊留一角
在篝火处唤醒梦乡



《麻雀》
文/默痕

窗外的梧桐树
落着的几只麻雀
叽叽喳喳说着自己的理由

解释再多
也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这应该是凤凰栖息的家乡

别哆哆嗦嗦想把一句话说完
你的浅薄只适合一粒草籽
小小的心脏藏不住深刻
别指望
在别人的心脏重新开荒

那么多的时光
白白流失
那么多的花朵绽开黎明
你不去草地或者谷场
却去做凤凰的梦想

不知道要多久
你才能明白
斯文的情结适合朋党
飞回你飞来的地方

你是守望一场纷纷扬扬的雪
还是等待淅淅沥沥的雨
这颤栗的空气里
你是恐惧起飞
还是预感到不远的前方
布下的一张网



《并不遥远》
文/野草

距离并不遥远
无非是一些在我脚下的路
地图上短暂的几厘米
仿佛在安慰我
如果我想遇见你,就能
体会中途的——
被阳光照耀的山峰
飘满樱花瓣的山谷

但我如果不想要了解你
也就不会让双手沾满泥土
不会让双腿在风中颤抖……
你也不用劳心记住我的名字
不用隔着手机忙碌

你在我哪个方向?
多少万米的行程?
我明白靠近你有许多路
蜗牛走的小径
还是飞机消逝的天空?



《灵感  就是我在时光里捡拾的碎片》
文/常怡

灵感
就是我在雾锁重楼里的思念
就是黄昏微风轻抚
那杨柳依依的江南水岸
离别时你执手相看的泪眼
举起就舍不得放下的杯盏

灵感
就是小巷深深处偶然的擦肩
是兰舟上
你回眸时掀起的画帘
是我在孤独时搅动咖啡的迂回
在沉思中升起的那一缕茗烟

灵感
就是在夜深一个人数着的星辰
玉笛吹彻的月光清寒
就是你用纤纤玉手拨动的
那根琴弦
就是在南飞时节
雁阵捎来故乡的小字红笺

灵感
就是春草连天的芬芳
就是我在偷换的时光里
一一捡拾的碎片



《陪你在雪地里漫步》
文/五月水鸟

放下一切柴米油盐
牵着你的手
走出沉重的繁琐之门
看满天诗意的雪花
陪你在雪地里漫步

肆虐狂野的花朵
舞动着翅膀
在苍茫的天地间
艳丽绽放

白色的火焰
燃烧着心灵的喜悦
爱情无处不在

不用去看来时的路
也不要纠结前方的风雨
就这样用心
把两个人的脚印
精心地种在洁白的雪地

一路相携
在这天寒地冻的世界
相互取暖
让雪花染白各自的岁月



《突然想不起一个人》
文/深沉

记忆大门在瞬间打开
却搜寻不到隐藏的那个人
知道你一直都住在心里
可一切都似是而非
就像一条以前走过的路
一处曾经心仪的风景

走进泛黄的往事
徘徊在荒草凄凄的小径
面对支离破碎的背影
西下的残阳不肯指点迷津
只记得月光如水的夜晚
朦胧在小溪旁的醉意

就像一支优美的乐曲
少了最出彩的那个音节
流动的琴弦突然蹦断
黑夜中的灯火刹那熄灭
脑海里一头雾水
茫然之中理不清头绪

或许,某天早晨醒来
想不起昨夜的日月星辰
江流依旧,海阔天空
而我,已变成一个木鱼
或许你眺望往事的目光里
我就是突然想不起的人



《我歌颂一个影像》
文/叶小松

第一次是花丛的青苞
颤动树枝,露水
温润地滑进大地。
草尖上的嫩鹅羞羞答答
像刚出浴的少女。

第二次是梦里数次
触摸三十年前的青春,
这三十年,梦一点点塞进
脑海;只为期待千年的庄子梦
尾蝶追来。

第三次是后来
就是春暖花开的这次
海水不断盥洗我的柔肠百结
星星却躲在窗外
像跳皮的孩子掀开乌云的窗帘

最近一次发生了什么
他不同一片雷同的云
而是冰冷的梦
折磨了记忆的余生
折磨了海水苦涩的咸。
头扣结霜的天空
听蚂蚁啃过冬的口粮
裤兜里,一些作祟的零钱
正忙着发出春猫的
叫声。

人类猫在宇宙的心中
凝视,仰望,默默苦思
在每一片尘埃中翻找
需要的答案。而我,始终坚信
人心恶的后面藏有一幅向善的蓝色宝图。――



《我叠一只小小的船》
文/木蝴蝶

我叠一只小小的船
一只回乡的小船
小船总在黄昏出发
而回乡的路弯弯曲曲

我叠一只小小的船
让它沿着一个方向
带着我满满的乡愁
陪我走过三年五载的路

我叠一只小小的船
船上有明亮的灯
为思念照亮归途
而我何时能回到你身边

我叠一只小小的船
一只会变化的船
船上有故乡和失去的人
有我一生难舍的情怀



《父亲》
文/零爱

父亲的手
让我想到了
秋天、枯枝,还有
就是落叶

我看到水
便就想起了
岁月在水上刮得深痕——
父亲的额上
看起来
就像一条条水沟
我曾在那里
上学、快乐、哭闹……

我是一个不喜表达的人
父亲总爱说
把心事埋在心里
会发霉
埋在地里
春天的时候会开花

我长大,父亲就老了
一直老,却不像老茧一样硬实



《蒲翼》
文/王秋云

怎样才能离开你
在这秋叶凋零的时刻
我试过努力冒出头顶,挣脱你怀抱的荫庇
我试过引诱觅食的苍耳,驮我去看夕阳的洒脱
我试过用刺眼的字眼,描摹我决绝的冷漠,忽视你的痛心不舍

我何时变得如此残忍,如此绝笔清冷
连我,也无从追索
是春潮涌动的生机勃勃
是秋蝉热烈过后的无声陨落
是美景难以抵挡的诱惑
是良辰孤寂的缄默
终于,迎着风的衬托,我飞离了熟悉的角落

我开始狂躁高歌,也更害怕孤单掉落
我越过小溪清澈,越过树影婆娑
终于,我在某一山岗停泊,爱上了风的抚摸
某一天,凝视着奋力脱离的身影
忆起,曾经的我,那个义无反顾,冷漠决绝的我
原来,我的脑海也曾浮现过那个依依难舍的眼波
我曾痛恨过,未曾后悔过



《子夜与午后》
文/不落之叶

子夜
我开始采摘月光
编成一枚枚白帆船
带着轻轻的思念飙扬
在风吹中迷失方向
在爱人的眸中轮回
直到被清晨的透视消亡
月亮黯然地埋藏
子民梦里的希望

午后
我开始砍伐阳光
隔离在情感的真空里
不敢抚平温暖的触手
我怕寒冷的心涌出泪水
我用桅子花的颜色
涂改岁月的沧桑
惹怒了垂暮的巨人
一掌拍出世纪的动荡

当火车向西边行走
我以为能追上太阳的脚步
可朝阳下的笑脸
己变得僵硬和腐朽
清晨
在花朵唱歌的地方
我向维纳斯祈祷
子夜和午后是我的两个妹妹
现在要嫁给雨水和土地
而我要继承雷电和瘟疫
带着世界的丑陋
站在她们身前
等待希望从深夜长出
等待温暖从荒芜点燃



《诗》
文/鹰眼

偶尔把你当成了信
让你
暴光
让你
发言——
替我说,
替我
索要金币或名声。对不起,
我们是同一个身体

赤裸地流落街头,躲过风的搜刮
我们活了下来

在安静的地方——
我们的家,
是隐蔽的

总归是孩子,就让他们自己去成长吧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
感谢品读,欢迎点评!

欢迎关注读睡诗社微信公众号(dushuipoems),2017年将出版读睡诗社第2本诗友合著诗集,望大家踊跃参与。
原创诗歌投稿群
1群(305538551)4群(437672420)
诗歌交流群
2群(531410829)3群(557433290)
5群(142233855)
诗歌朗诵交流群(249455753)
读睡诗社微信群开通,加下方微信邀您入群。
欢迎投稿,交流!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读睡诗社,
微信QQ都是:98137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读睡诗社 ( 鄂ICP备16003891号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

GMT+8, 2018-1-20 15:16 , Processed in 0.47786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