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读睡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回复: 0

《读睡诗选》第741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786

主题

786

帖子

335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351
发表于 2018-7-11 22:4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游泰山经石峪》
文/花开花落任卷舒

千古沧桑镌刻石上,
梵呗清音,
无声流芳。

是信仰的力量,
让这无名的山坡石梁
成为大字的鼻祖、榜书的滥觞。

古今穿越,
正如那
原始森林与次生林、人工林的老幼更迭,
毋用笔墨,
不必夸张,
尽在翼然挺立于高山流水的小亭,
无限风光。



《这个季节的风》
文/云中鹤

这个季节的风
像极了童年那干净的梦
和那不懂事的年龄
风吹过
如锦的湖面不再平静

我向往着笨拙的自由
初春麦田里奔跑的身影
和那双不会流泪的眼睛
风吹过
只留下天空中流浪的风筝

这个季节的风
是不是来错了时空
还是有些言不由衷
风吹过
那紫罗兰在暗夜独自凋零



《昙花》
文/深沉

须得,打开窗户
将蒙着面纱的月光迎进来
须得焚香沐浴
让清风吹拂着心海
方能走进那深邃的幽谷
聆听一朵花的盛开

不知要耗尽多少笔墨
才能写出月影羞涩的期待
一页页铺开的日子
视而不见的淡然
谁知晓暗香盈袖的情怀

明明知道,所谓的惊艳
不过是过眼云烟
千呼万唤始见出尘之美
似喜非喜,似嗔非嗔
宛若仙子踏云出轴
一袭白衣,万千风韵

或许,只因短暂
灯火阑珊的回眸一笑
才让人萦绕于心
一个成语写下的故事
月光下,谁在叹息



《没有了梦》
文/海

当生命失去了意义
没有了梦
我一切的渴望都消失殆尽
苟活会让我多么的痛苦
或许从那天起
我就真的开始了
孤独的流浪
就像乞丐一样四处乞讨
或许会有几只野狗在凛冽的风雨里撵着我跑
或许我会食不果腹
或许我会深受感动
或遭受冷眼
独自看完所有的风景
不再有半点执念
就那样了却了残生
视死如归
当不再有梦,不再有追求,死亡对于那些有着强烈渴望的人来说,也变的很简单!



《等待灵感》
文/熊熊

我用隆重的仪式
过安检,候车,检票上车
并打扫和谐号的所有空位
孕育、等待一首诗的临盆
车窗在放电影
树木,电线杆,村舍,农田里的植物
都肃穆,一晃而过
可我明明看到了万物的虔诚
从家乡陇西上车
到站有兰州的羊皮筏子接我过黄河
我不过中山桥,不去白塔山
我要沿河而行,踩在时光的丝帛
去吃一碗马氏家族的牛肉面
再去看黄河母亲温婉的浅笑
盛满酒窝



《让爱随风》
文/海记

不经意之间
日子流到七月
太阳依旧热烈而又情长
让室内的空调继续膨胀
情的光辉
爱的温暖

我习惯于空调之下
夜深人静之时
让心轻轻地打开
打开我们的昨日
是如何在琐碎忙碌的闲聊中消失
那些尘封己久的记忆
是如何的跃然纸上
流在眼里
痛在心灵
我习惯在眼泪中感觉你的存在
你的真实
习惯想你,习惯念你
习惯在一百年的孤独中对你的念念不忘

让爱随风
让我随你
让我遇见生命中另一个你
另一个我自己……



《你有没有和我一样日渐消廋》
文/紫枫

结局注定会是
某一天的黎明
树枝上的露珠结出果实了
一种喜及而泣的描眉画睛
眉目足以抵御性感的诋毁
春色不会再反反复复席卷而来
所有抑郁于爱情的粉墨
经过像诗
我试图画地为牢
囚禁一个爱人般的离开
有时候难免呼吸不顺畅
言语表白失态
夜晚应该做好通风的层次
让蚊香由低向高
有预谋的漫卷而过
就像藏在心底的多年前的那场大雨
你的背影还在雨中
像显瘦的蝴蝶
我还来不及
让一些阳光倾泻下来
那些黄昏的阴影
就覆盖了整个目视的方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
一个日渐消瘦的记忆
这样孤单的夏天
有没有一只鸽子
一只蜻蜓
一滴雨
把我的思念放进你的睡眠
你有没有和我一样日渐消瘦啊
我偶尔捕捉青春的漏点
幻想怎样充当一个存在主义
并适时的好好证明一下自己
我还在夏天里
为你搁浅



《秋天》
文/木蝴蝶

秋天,北方的风
吹着北方的沙丘
在我的额头上
沟壑纵横,长出抬头纹
秋天,黎明将尽
汹涌的河流缓缓消逝
落日犹如骨鲠在喉
除了遥远的风,我一无所有
秋天,不辞辛苦
秋天,自谋多福
在九月的渭水
我的双肩盖满白白的雪



《清晨》
文/依梅听雪

天上的乌云还在
但是雨已经悄悄离开
风吹散了阴霾
阳光不放过每一丝空隙
蹦跳的洒落下来
孩子们欢快的追逐阳光的影子
丁香的种子
似乎还留恋离去的花瓣
低垂着头
听叶子沙沙的奏出天籁
家乡的李子树
不知道还在不在
我院子里的芍药花
应该已经开成了海
一只鸟落在枝头
仰着头等待



《喜马拉雅的泪》
文/叶小松

热带雨林的语速
再快,也不及
喜马拉雅群峰的泪
汇入雅鲁藏布时气势
逼人。――

江水滔滔,触发沿岸
人性的枝条,加上
千万吨秘而不宣的泪
大地亦情难自禁。

面对此情此景
东亚大陆和南亚
次大陆,双双潜入
心灵幽深的谷底,养育
海啸和风暴,
任凭亚洲象迈着
沉重的脚步,
撞击情感的千山万壑。
而这一切也让行走高原的牦牛
看在眼里。

几乎不用抬头
它就能感觉
只要不闭上眼帘
蓝天的梦
不管如何变化
都得从牠一汪忧郁的眼底
经过。――

哦,喜马拉雅
(雪的故乡)
当夜奔向旷野,群峰
倒下孤影,谁也不会说
那凝固千年的冰棱
就是泪。也许,
唯有驯服后的牦牛
才会联想寒冷的高度
才会联想雪崩,它是那么热烈
而温柔。――



《要是有场雨就好了》
文/杜晓旺

石榴发火的时候
先剖开自己的肚皮
外面受的这些苦
满肚子辛酸   谁知

葡萄把泪从小养大
抱成团   挂上树
再多的伤心不让它掉下来

乳头老了就是葡萄干
眼睛肿了就是石榴籽
心中的结   越堆越像山

要是有场雨就好了
火爆脾气在水中闪一下光
泥石流毁掉来时那条路
你只能走我的羊肠小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读睡诗社 ( 鄂ICP备16003891号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

GMT+8, 2018-7-20 03:38 , Processed in 0.87870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