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读睡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回复: 0

《读睡诗选》第739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786

主题

786

帖子

335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351
发表于 2018-7-9 20: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浪》
文/娘子

一日我去向远方流浪
野猫戏水,北雁排云,小草疯长

我租的小院有四间房,斜风穿堂,老树的枯叶肆意摇晃
没有观雨长廊,阴天时我只能对着窗,也没有惆怅也没有仿徨

天气清朗,我要种一盆海棠,等它来年开放,等它叶落花黄
还要移栽一株郊桑,叶叶都是清欢,叶叶可解愁肠
再养一盆冰骨小金鱼,喜它七秒,便赠之一生欢愉

有一日我家里来了一只老猫,它不对我喵喵叫,也不对我讨好,偶尔瞥向我的眼光不屑而高傲
我把它搂在怀里,看它一大把年纪了,还卖萌耍骚

之后岁月昂长得让,我把一切都遗忘
洗净风雪,洗尽沧桑
那时一人一猫立在老树身旁,只觉人间幽静,世道无伤



《夏荷》
文/深沉

夏夜解开了外衣纽扣
池塘里的风,裸露着燥热
去年七月死去的地方
如今已长满了荷叶

月光下,此起彼伏的蛙鸣
诉说着对岁月的不舍
洁白的荷花如美好心愿
面对,才发觉自己的可怜

我知道象征的意义
可我的脚上却沾满了泥色



《人啊人》
文/海记

春去春来
一天天远离青春年少
看得见的都是别人的风景
看不见的却是自己的辛酸
该原谅漂浮的命运
还是沧桑的我

谁关注你人微言轻的秘密
谁倾听你黑暗中声嘶力竭的祈求

什么是我们沉重的枷锁
苦难的根
向左,向右
只为更好地放弃
只为更好地选择
在渴望和希望中有着无言,有着顺从
有着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的完美
比如我爱你……



《雨夜》
文/何拦伟

房间里来了很多人
在昏暗的灯光下
他们互相诉苦,并且挨个说出自己的难处
院子里下了很长的雨
淅淅沥沥,不远处的树林
只剩下了一棵树
一些雨滴打在玻璃上,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请原谅我一夜没睡却还是无法听出
这是雨水在叫疼
还是玻璃在喊痛?



《走向黎明》
文/画姿

像一片云
像一缕风
像一丝雨
像一个梦
迷迷糊糊
朦朦胧胧
忘了
那是怎样的一个开始
故事好像刚刚铺开
结局早已注定
梦醒了
雨停了
风散了
云走了
朋友
很多时候做错了事
那是需要动脑子的时候
我们却动用了感情
走错了路
上帝可以原谅
允许我们掉回头来
走出雨季
走出黑暗
走向黎明
走向阳光
走向新生



《寂寞的脸》
文/不言

她将针线拿远一点
让光亮透过针眼
引来细细的线

扎了一辈子针线活
手居然也抖了,线也不听使唤
她用唇角轻呡线头
举累了,推了推滑下来的老花镜

花猫总是不挑门帘,钻进来
喵喵的撒娇
她歪着脖子,从眼镜下瞄着它

她翻找窗台上的食物
一颗蒙了灰尘的番石榴
像被人突然想起,抹了把落寞的脸
从窗台上溜下来



《未至八月,已成空》
文/茫然*雁字一去隔重霄

八月,总是忧郁的
忧郁得天气阴阴,断了假想

继重逢与离别之后
就会被锁在笼子里,忧郁得可怕
却不想逃跑,舍不起

而那是在八月
八月里才会出现的
所有的事物才那么忧郁

未到明日
一切都来得太快,远远地
听到了忧郁的脚步
朦胧的身影应该是你,为何
我还触摸不到你,哪怕被,
风抚起的袖珍

就在离我约八米的时候
你停住了,停在了离我
约八米的那个扭曲的巷口旁

今日即完,
一切过得太快,远远地,
只是一人我困在这儿
锁在笼子里

那本是你我八月的相遇
却隔了八米的距离
成就着十六岁不舍的天空



《大同的诗》
文/有你就好

(一)
天空中散开的云
显示着大地的心事
风吹拂过的波澜起伏
我从不给你讲起,

因为很多卑微无法描述
连同地上的蚂蚁
那个突如其来的幸福
都,不值一提

但我爱这辛酸苦辣的人间
以及银河里掉落的星辰
用眼睛去打捞
再用心去掩埋――
风选择一种了姿试
我选择匍匐着讲述

(二)
大同可以赤裸裸的蓝
然后风忽起,凉透了暑热
我却不能脱去遮体的衣裳

比如再一次沉迷于池塘
一场来来往往的小雨
招惹了荷花
绽放,是你羞涩的面庞

窗外躲不掉的世界
抛弃了迁徙的鸟,或者相互抛弃
在天空中的一切
还有一座名为大同的城

(三)
大同感冒了
据我诊断是风寒

焦躁的人和车流显示浮脉
紧张的事故现场
疼痛感尤然而生
都是风寒感冒的征象

但我难以为他遣方施药
想必一味香薷
治愈不了他的疾病
以及我
身处其中的无奈



《七月》
文/依梅听雪

雨已经占据了六月的天空
到了七月他还不肯走

雪花被七月的温度蒸发
变成一场江南的摧花雨

一只蛾忘了展开他的双翅
一片叶子隐藏了一只蛹的尸体

天狼的牙齿凶狠的对准夕阳
猎人的扳机勾起了红色的怜悯

心中迷茫的人
连梦都张皇失措

一只狗在清晨狂吠
他嗅到了一朵夭折在泥土里的玫瑰

这一场凶杀
月亮才是罪魁祸首

风与叶子窃窃私语
为下一场花事预谋



《裸夜》
文/叶小松

在寂寞的房间
裸坐。或扶着一株
裸立于旷野的树
交头
接耳,
既有思想上嫁接的渴望
又有泪水阅读时的酸酸柔
柔。――

人间经过我的眼,
很多事都成了过往云烟。

在现代词藻里
彖书,有时也会化蝶
也会破土,也会
像残简一样
出生
入死。
有一种叫自然的东西
比鹅毛更轻,比脱衣舞
更卖座。――

也许,那是蚂蚁的力量
闯进两河流域产下的幼卵
顺着时空的转向,
竟又是一次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挖吧,我的五脏六腑
几近残阳如血,几近八月
徒然斗增的汗水
我的泪腺,告别梅雨季
却和扑面而来的夜,正经
撞个满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读睡诗社 ( 鄂ICP备16003891号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

GMT+8, 2018-7-20 03:37 , Processed in 0.725040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