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读睡诗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回复: 0

《读睡诗选》第737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786

主题

786

帖子

335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351
发表于 2018-7-8 01: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弯腰捡拾遗失的岁月》
文/深沉

风停之后,浪已远走
夕阳如迟暮的老人
匍匐在空旷的海面上
将自己,连同身后的脚印
书写成咸涩的孤独

种在平庸里的日子
不经意间便长出了许多虫子
甜蜜中包裹的毒刺
足以让一个故事生不如死
许多词语,却浑然不知

此时,只想做一块礁石
将心胸向大海敞开
任凭浪滔冲刷心底的污垢
即便,会伤筋动骨
也是一种起死回生的痛

或许,许多年以后
我会在记忆里故地重游
于笔墨的留白里
弯腰捡起遗失的岁月
让沧桑,浮起笑容

只是,我不能设想
岁月中擦肩而过的爱
和此时这份锥心的剧痛
是否会与你的背影
在多年以后,再次相逢



《莫干山》
文/九岁

当你缓缓吐露出“远方”二字时
我正在斜阳将没的故乡卸着马鞍
路途遥远,生性惰懒
常常一梦江南
江南雨,洋洋洒洒写满整张宣纸
干将,莫邪
一左一右给你附和也写下“远方”二字

那年夏天,斜阳将没
投一颗石子将蝉声永久泯灭
无论这匹从未出过笼的老马怎么嘶吼
我紧闭双眼,充耳不闻

星星随江河永久逝去
正如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行将就木
拄着拐杖望向北方
在家人眼里这是别离
在老人眼里那是归宿

当你缓缓吐露出“远方”二字时
我正在深不见底的三更夜分食着马匹



《明天  明天》
文/海记

一不小心
就跨入失业的年纪
疯长的油盐柴米
不定的衣食住行
一切的一切
接踵而来

所有的过去都不能证明
今天的结局有多无情
有多无故,多无奈
曾经的峥嵘岁月
剑胆雄心
飘零在今天的财富西风之中
吹得我的理想
我的希望
竟是那样的支离破碎

当天空隐去最后一些表白的语言
大地亮出红灯
亮出我为之奋斗一生的人生感悟
今天我是什么
明天什么又是我……



《色彩》
文/鹰眼

泪水适宜沉默
色彩属于爆炸的一种,在夜的腹部
晃动的声线仍然要扭曲
糖果罐摔破的刹那
时间慢了
人类的肢体已经按耐不住
向酒内部的骨骼
艰难地前行

为了友谊,为了相聚,或为了
爱而不得的一切
背向太阳后
占据夜的身体——
大声喊话
甩动那类似命运的变数
一一地揭秘

让灯红、酒绿或聋哑的自己
在阴暗中炸裂
求胜,找寻伟大的样子
有一些疯,有一些癫
都搅拌在色彩斑斓的马背上
身后尘沙已无暇顾及

无人知道我以诗人的真身隐在
狙击手的假象里
目睹人间
艺术、资调、微醉的小镇
浓缩在思索的线条上
唯一的清醒



《选择》
文/常安

一坯黄土
和引以为傲的鲜花
我是要写诗赞美
或者是怀念夏天的味道

放大又放大
我依旧没有寻找到突破口
生锈的钢丝
能否载着我
演绎最精彩瞬间

睡醒了
我是继续关注梦魇
来衡量虚幻抽象的美
还是选择收拾行装
迈向悠长 悠长的未来

每个黎明
鞭打沉睡的心灵
只愿有一个正确的选择



《小暑》
文/浪少

开始烦躁了。莳梅过后
举不高的蝉鸣企图霸占天空
与阳光进行一场厮杀

却把午睡的凉席,惊醒
一身臭汗。已寻不到安静的地方
摆放丰腴的影子

风,只在夜里说些凉爽的话
而趁火打劫的后果,可能
引起涝灾。从纤弱的支流开始

稍微冷静的荷叶,以低于尘埃的
姿态,撑一副与世无争的面孔
------喜不喜欢?随便你



《夏炼》
文/子涵

不要用你的热情拥抱我
在你炙热的目光里
我无法热情的迎合
你的执著
让我退避三舍

不要用你的狂野抚摸我
在你野蛮的拥抱里
我已散落成泥
涂抹一地失落的梦想

树叶千苍百孔
凌乱的枝条
掩饰不了幽怨的目光
俯首
流落一地离殇



《你的样子隔着一片云》
文/卫忠

剪一缕袅袅的烟纱
把对你的怜爱
编织成红盖头下的羞怯
静静的伫立在远方
站成你最熟悉的背影
用一双执着的眼眸
将你的模样凝视成
一朵飘渺的云霞
朦胧中
就让我相思的泪水
连绵成多情的梅雨
滴滴落在你的脸颊
从你忧伤的发梢滑落
目光――
泛滥成款款的洪涝
每次流淌
都倾注了我的忧伤
感谢你
在这萧瑟的雨季
还能够亲吻你温柔的气息
你总说
别让我们的目光靠得太近
就算再悲凉的雨花
也会触生刻骨铭心的涟漪
于是
我把你的模样
裱刻在西天的云端
每次读你
就会有一朵云
定格成你的模样
其实
你来与不来,在与不在
守望――
注定在七月的结局里
饱经风霜



《男人、女人、酒》
文/花开花落任卷舒

其实,
酒,
就是个调味品。
调生活的节奏,
调人情的冷暖,
调世间的百态。
是缓释剂,
是催化酶,
是泻药,
也是毒药。

不能使用的人,
不能不说是个生命存在的缺憾。
正如木偶永远只能浮在于水面。

嵇康酿酒杜康尝,
一醉三日才还阳。
不应醉生梦死,
而要酣畅淋漓、醍醐灌顶、糊涂清醒。

女人的可爱,
正如男人的憨态,
都是美的画骨神功。
嫣然如花,
气干九霄,
涓涓细流是一种风情,
狂飙磅礴又何尝不是一种夺人心魄的气概?

爱恨情仇,
喜怒哀乐,
尽情演绎在这令人享受的道具和舞台中。



《感悟》
文/梦然

雨天总是让人思绪万千
细雨淋湿了大地
同时也浸润着我的心扉
望着眼前的阴阴涩涩
感悟青春繁花似锦过眼云烟
此时此刻不得不承认岁月了然无痕
对与错只有反思无从修改
原来当初的梦想支撑着不仅是勇气还有执著
如果从未注视黄昏时彩霞的那种美颜
决然不会理解烟雨蒙蒙的凄然



《想给你写封信》
文/紫荆

你可以是清风 半夜
花鸟 蝉鸣 雨滴和露珠
也是盛夏晴天的金色阳光
或是我故意蘸了蓝色的墨
隽写的半页日记
更是童年纳凉的屋檐 蒲扇 水塘
童谣 嬉闹 麦子的香甜
这些都还不够
你必须是一个人而这些
都是我想要告诉你的心事
想给你写封信
与你分享我的过去和现在
有着花边的米色信纸 浅绿钢笔
以及充满着四季的邮票
早都为你准备好了
想给你写封信
答应我吧此刻
只要你站到最高的山岗上
一定听得到我的回音
想给你写封信
告诉你我每一天的见闻



《梦想论》
文/向徉

不知是谁再一次触及梦想
好像时间把它拽的很远
与许多旧事重逢
往日枝头的风仍在跳跃,却没了声响

日子按捺着心脏,不停的挤压
直至溢出的淤水覆盖曾踏过的脚印
一路的凋零,使我倍感孤独
被反复蹂躏的肉体内
它是否真的存在,或早已戛然而止

或许就是如此。像暮色一样
无声息的增加重量
却又很圣洁
摒弃一天的沧桑, 去迎合万家灯火



《乡愁》
文/依梅听雪

夜色渐浓
琉璃杯满载岁月的清流
一曲《望乡》
郁结在喉头
鸣蛙的呜咽
响在梦的窗口
谁把银钩抛到了银河
钓起一片银色的乡愁

乡愁是淡淡的
像姑娘嘴角的一抹娇羞
想隐藏却莫名的遗漏
乡愁是咸咸的
像海底的一股奔流
想品尝却涩涩的淹没眼眸
乡愁是怯怯的
像失恋的人紧闭双目
怕一睁眼就汪洋难收

乡愁是一瓶清酒
我醉在瓶底
望着紧束的瓶口
醒着吻梦中娘亲的白头
乡愁是湖心的扁舟
我沉在湖底
望着湖面的月光
逃不出岁月翻云覆雨的手



《再一次远航》
文/天涯海角

从合肥回到家乡
休息一晚又整理了行囊
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呀,
我迷失了方向
南腔北调客,来自东南西北方
美女的气息撩拨我的情商
东北的汉子粗放豪爽
南方美女水灵娇小
列车员售卖货物的小车
穿梭匆忙
列车员甜甜的小嘴打动了乖客的心房
唯有手机控制住了大家的目光
我们的工地
转移到了温州一个美丽的地方
那里山青水秀鸟语花香
七月的阳光,展露锋芒
高高的山颠风凉清爽
山下工地犹如火塘
挥汗如雨工作紧张
为国家建设做点贡献
为小家的幸福付出理想。



《轮回》
文/风信子

一场梦
被另一场梦
惊醒
领悟落了一地

一个人
被另一个人
当真
感动落了一地

一颗心
被另一颗心
敷衍
伤痛落了一地

一场雨
被另一场雨
打湿
惆怅落了一地

一只魂
被另一只魂
重叠
爱情撒落一地

一场花开
遇上另一场
花开
欢愉撒了一地



《装》
文/叶小松

莳草时,花的想法和薅耙
保持一致,
泥土尝试忘记五月
泪却抓往黄鹂的两颊诉说悲伤。

每当黄昏,流浪的江水,
波光美得让人心痛。
醉了的繁花锦簇,
化为女儿身
给苍虬有劲的树枝
拍一张百年风景照给星星和黄鹂。

而我,只是这个世界
可有可无的浪子,
在野山鸡站过的地方
寻找联系百合的电话号码。
每摁一次数字
内心便会涌现一份酸楚,一份凄惶。



《碎心石》
文/风信子

睡在晨曦里的梦
比天空更蓝
醒在昨夜星辰昨夜的风
比梦更轻
邮寄的碎心石
比经年留影
更苍白

是我的怀抱太小
抱不动自己的弱不禁风
还是这墨绿的情意太浓
浓过这天空的血红
是这碎心的石头太大
大过这无边的苍穹

它注定
就是一颗碎心的石头

梦里
抱起一片深沉的大海
抱起一片动人的花开
抱起一片葱翠的丛林
醒來
却抱不动碎了的粒粒尘埃

碎了的石头
碎了花开
碎了信仰
碎了笑靥
碎了心愿
碎了灵魂
碎了生命的洁白

你注定
只能在我的梦里晶莹
不能在我的今天重来

有高山流水清澈
有空谷幽兰雅致
有霓虹闪烁璀璨
有清风徐来温暖

别了
我高贵的忧伤
别了
我碎心的尘埃

只能在我的昨天晶莹,改成只能在我的梦里晶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读睡诗社 ( 鄂ICP备16003891号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

GMT+8, 2018-7-20 03:36 , Processed in 0.87854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鄂公网安备 42098102000003号